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2018年6月17日星期日

陈忠实《又见鹭鸶》仿写 又见麻雀

字体大小:[小] [中] [大]
    在夏天的一个傍晚,晚饭后,我散步到小区的荷塘边。墨绿色的莲叶上一朵朵花苞随着风忽隐忽现,像一个个害羞的小姑娘。风轻柔而又湿润,夹杂着荷叶与花苞那淡淡的清香。深吸一口香气,被书包压弯的腰和在桌椅间蜷窝了一天的四肢舒展开来。

    绕过一对石凳,我突然在草丛中瞧见了麻雀,三只!我惊得不敢再动一下,生怕把它惊飞了,便小心翼翼地倒着退了出去,强忍住自己的惊喜——又有麻雀飞回来了!

    在池塘边的绿树上,隐约可以看见一群小巧的黑影在跳动,在嬉戏,在追逐,给池塘增添了不少生机。这时其中三个黑影跳到地上,开始用小巧的嘴梳理自己的羽毛,接着又短又细的腿在小路上蹦跳起来,和同伴们互相追逐。

    清澈的池塘平静无波,几个四五岁的小孩在池塘周围玩玩具。满脸笑容的家长们在树荫下的长凳上聊着天,不时欣慰地看一眼孩子。太阳正悄悄地向地平线落去,用最后的能量散出一片片晚霞。这些寻常的景象,都因几只麻雀的出现而生动起来。

    不见麻雀,也有近五年了。记起小时候在池塘边捞小鱼,几只麻雀就在旁边转着圈,发出欢悦的叫声,有时竟静静地站在我的脚边;放学的路上,我有时会追着它们疯跑,看着它们被惊飞的样子,我便哈哈大笑起来;甚至有时候在池塘边玩耍,还会想过把它们用捞网网起来,带回家养……这一幕幕鲜活的场景,都从记忆中扑飞出来,展现在这条我从小熟知的小路上。

    至今我也不知道麻雀是怎样在这里逐渐消失的。也许是树越来越少,麻雀无法在这里找到栖息之地?也许是空气污染越来越严重,把麻雀都熏跑了?也许是小孩们越来越没有爱心,让麻雀感到不安全?又或者是邻居们越来越自私,把麻雀抓起来养了?这一切,都无从得知。

    又见麻雀!又见麻雀!

    从那以后,我便天天一大早到池塘边散步,等待麻雀的出现。连续好几天,那群麻雀都不见踪影,我才感觉到没有麻雀的池塘的孤独寂寞。麻雀小巧的身影太富有诱惑性了。那每一声叫声,都是一种甜美,一种可爱,一种灵气。没有任何傲气,从来不会贪婪,也从来不会恼怒,它们只是轻巧地、灵动地在树下跳着;轻轻地在池塘边啄着青苔;静静地在我的脚边站着。就这样,等了四五年,却不见麻雀,心中早已没有了再见到麻雀的奢望。

    突然有一天,我想到也许是因为白天人太多,麻雀都躲起来了,于是改变了寻找的时间,牺牲了一个本应该写专题报告的傍晚,到离池塘更远的灌木丛旁寻找麻雀。这时石椅上的几个小黑影吸引起了我的注意力。定睛一看,是三只麻雀!三只麻雀还在石椅上跳跃着,全然没有发现我的到来。火烧云将它们的羽毛映红了,将几个抖动的小影子拉得很长。

    哦!麻雀还在这小池塘边。

    哦!麻雀还是依恋着这个池塘、这个小区的。

    我在远处的一张石椅上坐下来,眺望着那一群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