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2018年7月4日星期三

浅析《追风筝的人》中如何插入回忆及其效果

没有评论 字体大小:[小] [中] [大]
    在文学作品中,往往因为情节发展所需要插入了一些回忆。在一般的文学作品中,回忆经常会通过联想式、转述式以及直述式插入 。回忆与现实的联系通过回忆者脑海中的画面呈现出来,产生了蒙太奇效果。这在《追风筝的人》 这篇著作中特别明显。

    在《追风筝的人》中,作者卡勒德·胡塞尼主要运用了三种从现实切入回忆的写作手法,分别是时间词插入、直接插入和背景引入。这三种写作手法产生不同地蒙太奇效果 ,让读者能够从不同的角度更能理解阿米尔对不同回忆的心情及看法。


     作者先在第一章描述了二〇〇一年的阿米尔坐在公园里的长凳上的场景:“我抬起头,望见两只红色的风筝,带着长长的蓝色尾巴,在天空中冉冉升起。” 这样的场景一直延续到第二章,在第二章中切入了另一个画面。回忆是一个个画面,往往在人们感受到某些强烈的外界事物时被唤醒。正是阿米尔在公园里看见的是风筝,唤醒了他小时候的种种往事。作者就是在第二章的开头使用了“小时候”这个时间词过渡到了阿米尔在幼年时期的阿富汗生活:“小时候,爸爸的房子有条车道,边上种着白杨树,哈桑和我经常爬上去,用一块镜子的碎片把阳光反照进邻居家里,惹得他们很恼火。”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时间过渡蒙太奇效果,流畅自然,画面二在画面一中缓缓展开。读者们从这里可以得知阿米尔在公园的长凳上思考,然后开始回忆,并开始在这两个画面中寻找联系。那就是阿米尔由于某种原因开始怀念小时候的生活,过去的一扔令他难忘的往事。

    在书中的第七章中,在哈桑毫无反抗地被阿塞夫强暴之前,阿米尔的脑海里曾弹出过一连的“回忆”。作者首先安排了阿米尔的一段和阿里对话的回忆——阿里告诉阿米尔他们是喝同一个乳母的奶长大的兄弟。这段回忆的插入方式简单直接:“一段回忆”足以表现出阿米尔在看到这个现实场景后条件呆住了,反射地弹出了这段回忆,脑海中的画面直接切换:“你知道哈桑跟你喝着同一个胸脯的奶水长大吗你知道吗,阿米尔少爷?萨吉娜,乳母的名字……人们说同一个胸脯喂大的人就是兄弟。你知道吗?” 这就是“直接插入”的蒙太奇回忆方法。阿米尔在看到哈桑受辱时想到这段对话,一来表现出了他的犹豫,犹豫到底要不要救哈桑这个兄弟;二来反映除了阿米尔的真实心理想法:哈桑虽然和我一起长大,但他终归是个哈扎拉人,正如阿塞夫所说的,我没必要“为他献身”。渐渐地,阿米尔的犹豫成为了嫌弃。正如在他的第二个回忆中,自己在一个传统节日上看到了一个杀羊的场景。“他稍稍转过头,我瞥见他的脸庞,那逆来顺受的神情。之前我也见过这种神色,这种羔羊的神色。第二天是回历最后一个月的第十天,为期三天的宰牲节从这天开始……” 作者在这一部人也用了直接插入的手法。羊在阿尔心中是非常懦弱、“逆来顺受”的一种生物。这反映了哈桑的所作所为在阿米尔看来是非常懦弱的,令阿米尔有些看不起哈桑。这使阿米尔后来改变想法,抛弃了哈桑自己逃走,也是后来阿米尔一直后悔的原因。
    作者在第十和第十一章中运用了背景插入法。画面一是第十章结尾,是阿米尔和父亲坐在油罐里逃离阿富汗的场景:“剩下的路程只在脑海里留下零零碎碎、时隐时现的记忆,多数跟声音和味道有关:米格战斗机在头顶轰鸣;断断续续的枪声;旁边有驴子昂昂叫;一阵铃铛的声音和羊群的咩咩叫;车轮压上沙砾的响声;黑暗中婴孩的哭嚎;汽油、呕吐物和粪便的臭味。” 但在第十一章开头的画面二中,这已经是另一个回忆了,描写了阿米尔父亲在美国的生活。作者在画面二开头直接给出一个又短又清晰的句子,交代了阿米尔和父亲所处的地方:“爸爸爱美国的理想。” ,简单地切换了画面切换却不显得牵强。背景插入法使读者感觉两件事情之间看似没有联系,却意味着一件新的事情、一个新的回忆要开始了,所以要描述基本背景——时间地点人物。正如在第十一章的开头,时间是刚来到美国,地点是美国,人物是父亲和我。这些就是作者所要交代基本背景。

    在文本中,这三种回忆插入的手法,每一种都产生了独特的蒙太奇效果,给读者不同地想象空间以及感受。例如时间词的过渡让读者体会的更多的是时间的转变,从而通过时间的距离,理解作者为何要进行时间的切换。

    总而言之,作者由于情节发展的需要,插叙了各种回忆。我认为他所采用这三种方式是最恰当的,因为它们可以让作品产生类似电影蒙太奇的效果,并且让读者更深刻了解社会历史背景对人物所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的影响。

没有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