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2019年11月4日星期一

2019年10月澳洲骑马之旅

没有评论 字体大小:[小] [中] [大]
    介绍:10月18日,我们前往机场,即将开始我们的澳洲骑马之旅。以下是我在澳洲帕斯写的日记,我将它按原文电子化了。在澳洲的每天都非常充实,也非常累,日记里难免会出现一些语病和尴尬的描述。请大家不要介意:)

澳洲骑马之旅——第一天
出发

    今儿四点多在学校完成了Rainforest Restoration种树活动,回家继续收行李。

    这次学校旅行,是九年级独有的Outdoor Expedition。同学们可以选择去的地方,(而且必须选一个)。我非常幸运,在十月去澳洲骑马,在明年(2020)四月参加IA活动。

    六点钟上完最后一节英语课,9:00到达樟宜国际机场,和同学们回合。9:30到10:50这段时间,老师的计划是让我们在机场里自由购物,要求是三人一小组组队活动,结果我们的组员(除去我和周祎另外三个人)竟然一直都待在原地,整整二十分钟都在聊天。我和周祎终于等不住了,将隔壁的谭子乐拐走充当第三个人,终于凑成了三人小组。
    接下来我们:- 买谭子乐笔记本
    - 买谭子乐的水
    - 无聊

    不知为何,明明时间这么多,我们最后还是end up as无所事事的一群人。可能因为大家都吃饱了晚餐才来吧。

    所以这段时间内简直极其无聊。周祎一直在给朋友发QQ,用的还是语音输入(弄得我一脸懵逼,以为她在和我说话呢!)

    谭子乐买了水又买本子,排队花了很长时间,无奈我们3人小组不能分开,我和周祎只好等着,结果到了将近10:45了,我们疑惑地去问谭子乐“时间快到了,你怎么不赶紧去登机口呢?”没想到他回答:“啊,我们是11:05到啊!”于是我和周祎随即搏命奔跑在10:59整到达登机口!

    在飞机上我将Coup游戏成功推销给了周祎,大家玩得不亦乐乎。我抱着周祎的U型枕睡着了,害她找了好久。
    不知不觉,在飞机上,新的一天已然到来。
2019年10月19日

    开始,我和周祎都不想睡。我尝试了一会儿,在这时候,周祎很没义气地开始看柯南,一会儿后我放弃了,也开始看柯南,这时周祎却睡着了。最后我和周祎凑了半天,终于凑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下了飞机,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貌似往包里塞了两罐午餐肉,以防学校提供的不够吃。但澳洲对这种进口的肉类是非常严格的,如果带了,一定要申报,不然很有可能会被机场门口的警犬发现。拿到行李后,我赶紧把午餐肉扔进了垃圾桶。P.S. 不过一直到出机场都没有任何关于这些食物的检查。虽然是这样,还是尽量做一个遵守规则的好宝宝吧,毕竟都没有Declare。两罐午餐肉虽然只是普通食品,打开后却也许会给澳洲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

    到达Jesters Flat营地需三个小时的车程。在途中,bus停在了加油站,我们便下车买东西。周祎和我感到天气实在太好,我就给她拍了一张躺在马路上的照片。进了便利店后,我们马上体会了Australia的一大特产:苍蝇。
    苍蝇喜欢扑到:□人脸上
□手上
□额头上
□嘴巴上
√以上所有
    实在写不动了
    午饭前:骑马水平测试
  老师很惊讶地得知这是我第一次自己骑马

    午饭:自制三明治(好鲜甜)

    午后:选马

  我的这匹叫Richy,很壮很高,有点sensitive,但毛发是棕黑的,油光发亮,算是所有马中最帅的一匹了。
    然后:刷马 –》回营地吃Pizza –》 洗洗睡 –》赶紧洗 –》很晚睡

2019年10月20日

    6:35起床。周祎和其他二人已起,我一人赶紧连滚带爬赶紧。。。

    我们Expedition的同学被分成好几个小组,其中我们小组叫Palaminos,今天负责情节厕所和准备晚餐。

     清洁厕所,听起来原来非常恶心,但Jesters Flat非常人性化,不但有老师亲手教我们,还让我们戴上手套。这与大力推荐环保意识的UWC老师不同,UWC老师无论如何,都是不给学生戴塑料手套的。这原本的想法和出发点是好的,但由于太过恶心,大家因经历了这过程反而更不想情节厕所了,产生了厌恶心理,更不会把环保意识介绍给别人了。

    周祎来Celia的日记里串场!
  由于她本人太过□□,所以最后我就来串场写她的日记了@

    --》 重点在next page!

    那马一见到Celia,那马的生殖器竟然“蹭”地一下挺起了!它硬了!

    Celia很害怕。她出去了一会儿,回去时马又恢复正常了。

    我:“哈哈,恭喜,你被一匹马爱上了。”

    Title: The love between the horse and Celia.

    补充:这天一整天都在骑马。

2019年10月21日

    从前学校组织旅行时,我都特别喜欢写日记,从清迈到柬埔寨再到这次澳洲。然而最近几天,我却开始懒得写了。以往我都是充满动力的,不写都难受,不想这次却宁可吃着方便面躺在床垫上看书也懒得动笔。也许写作动力是与孤独程度成正比,与快乐程度成反比把…

    今天没有骑马的安排,算是在几天中最休闲的一天。一早起来拉Richy,刷Richy,刷到一半肚痛难忍,可能是意面吃多了。想到昨日骑Richy时肚子痛,应是今日拉肚子的前兆。刷完后拉Richy吃草去。其他马都挑食,只要干草拒绝青草,我这匹猪却啥都吃,给什么吃什么。

    这之后是午餐,与平日一样,两片面包番茄烧烤酱。之后,我们一行人前往Forest Camp。我们的安排是这样的:今天搭Camp,明后两日住在这新搭的Forest Camp里。搭Camp并不难,把①插地上,把电线按②捆上,就能困住明日我们骑来的马了。再将帐篷摆上(明日),一切将大功告成。 (这是日记本中画的示意图)

    离开营地,这应该是一天中最兴奋(或原以为最兴奋)的部分。前往Chocolate Factory!原以为这会是个博物馆,介绍巧克力的制作工序之类的,没想到只是个商店。里面卖各种巧克力制品。

    由于我们一家都不太能吃巧克力(怕甜的食物),我就无法买五块钱一条的巧克力。既然要买实用又有代表性的东西,巧克力味的润肤露再合适不过。(爸爸肯定会喜欢)给公公的礼物,我选择了Hot Chocolate粉,这么贵,味道一定很特别。总之,对纪念品非常满意,只是太贵了,价格是其他同学的三倍。

    P.S. Honeycomb ice-cream, super sweet but I’m never able to resist it.

    After Chocolate factory, beach time! We took ur shoes off and enjoyed in the sand and waves! Sad thing was that Yi got her camera wet and she wasn’t able to turn it on ever again.

    之后,咱们去了超市买东西。这是惊险的部分。Raymond told us the teachers did not allow us to buy instant noodles, yet we got through all the obstacles and just ate it inside the tent. Best noodles I have ever eten.

Hands not moving.
Stop writing.
Save energy for tomorrow…

2019年10月22日

    我和周祎正蜷缩在野生林子中的小帐篷里,听着外面苍蝇嗡嗡拍动翅膀的声音和摩擦帐壁沙沙的响动。

    暗暗想着,明早起床一定要活着,这几天说来也是非常倒霉,周六到达澳洲时明明还好好的,周日早上落枕了,周一早上眼睛肿了,今早起床喉咙不太舒服,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竟失声了…明早可不要发烧了…

    今日一早起来还是正常程序:早餐,牵马,刷马,然后我们就骑马上路了。

    10点:上路
    11点:骑马
    12点:骑马
    1点:骑马+午饭
    Richy不听话,想吃我相机和三明治,我只好单手拿饭盒面包,还掉了好几个番茄。 2点:骑马
    3点:骑马
    4点:骑马+到达

    到达后把Richy安顿好(这家伙追着我的相机跑,我都快疯了),放好干草和谁,搭好帐篷,就窝在里面了。(也就是开头的那一幕)

    10月22日余下部分需登录查看:

用户名:
密码:

---- 此部分约为1300字 ----
    2019年10月23日

    这天也挺充实的,但却比较无聊,不详昨天,大家都有一个目标——在日落前回到Forest Camp。今天大家本就在Forest camp,又不用去哪里,就漫无目的地在森林里游走。

    晚上我们坐在篝火旁,火焰还是燃烧着,橙红色的外焰包着透明的焰芯,把一大截木头烧得火红。繁星下,寒风中,这样一股暖意竟包围了我,和蔼地,慈祥地,白烟也不再显得呛人,只是慢慢地把白天烧成了黑夜。

    我和周祎对维度的感想

    0维:点 ·
    1维:点+长 ——
    2维:点+长+宽 □
    3维:点+长+宽+高

    我们想增加一个维度,等于增加一个参数。这个参数的改变,能改变其他所有的另外几个参数。

    所以4维的新参数为时间。总体则为点+长+宽+高+时间。时间的变化将使点+长+宽+高变化(也可以不变化)。

    至于这张6维的图表是什么意思呢?其实也很难解释清楚。大概就是横轴是时间,也就是5维中的时间线,竖轴则是选择。中间的那些曲线,竖着看,是同一时间中可能做出的选择(无数种)。这些选择有些连接在一起,形成了可能性曲线。不同的选择导致在同一时间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在平行宇宙中。(所以新加入的参数是选择)

    所以总结一下,1维2维3维是点线面,4维5维6维应该可以理解成时间的点线面(即时间点,时间线,时间面)。

    那7维又是什么?

    8维为何物?

    三体文明展开的九维物体又是什么?

    在五维时间线上的一点四维世界上一张三维纸上的二维图像以及将其组成的无数个点记叙着星空下的故事。

2019年10月26日

    今天应该是26日吧。

    转眼间一个星期过去了。到了离开野外,回归温暖的人类文明写作业的日子了。

    一早起来收帐篷,整理营地,10点上巴士,1点到达加油站。

    上次这加油站给我的影响是选择非常少。没想到这次到加油站的超市,转了个弯,竟发现了KFC!?接着大家大吃特吃。这几天大家眼里的美味是两分钟泡面,一下遇到Fried Chicken,一下买了11块多的3 Piece Box,这么多天第一次吃到胀气胃疼。

    三点到达机场。这次购物只要求2人一个小组。即使是这样,我也知道不会怎么逛的了。旅程仿佛比预想中更早结束了。大家都分到手机,捧着头也不抬。理想中:我看着沉迷电子设备的它们,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阅读。实际上:我看着他们拿着手机,十分羡慕,想起只有自己乖乖地没带手机,为自己的愚蠢叹了口气,拿起了自己唯一的消遣工具Kindle。

    总之现在我又是孤身一人了。手机没有,三体三部曲这几天看散了,急着看书评没手机,Coup也需要两人(至少)打。。。

    那就回顾一下这几天吧。都太兴奋懒得写日记。

    10月23日,那天本是在森林里漫无目的地游走,但正因为森林里大片的空地,才给我们提供了练习的空间。我们第一次练习了trodding,翻译成中文应该是马(或其他动物)小跑。骑马甚至不无聊了,很酷很有意思。首先要用力踢马(应该是),然后马会被踢得跑起来,这时骑马要在马上一上一下地动,就是站起来,做下去,然后再起来,下去。这样能鼓励马继续跑下去,而且也能保证骑手不被马跑得甩飞出去。这么多天第一次体会到骑马的乐趣。

    晚上那些关于维度的记录,是我和周祎基于《三体》对维度描述的跑轮,实在缺乏理论支持,还错漏百出。例如,我们居住的空间是三维的而不是四维的,我们本身也是三维生物,否则,我们就能随时time travel了!?

    10月24日,这应是我心情最糟的一天了吧。那早上起来顶着黑眼圈,都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决定和周祎共享被子。。。(突发奇想就这么干了)

    总之早上起来已经7:20,被子艰难地收好已没有时间吃早餐。周祎非常没义气地自己起床,独自把早餐吃了,要收帐篷了才来叫我。骑马起了很久,下午1点回到营地,瘫在了椅子上。这么干净的物件已经好久都没有看到了。翻开《三体》,刚好看到三体世界因黑暗森林法则被打击毁灭了,突然觉得很悲哀(主要是因为那三体文明的监听员)。这么一个文明,在三个恒星,恒纪元与乱纪元之间苟延残喘了那么多个世纪,因渴望更稳定的生活进攻地球,却因此灰飞烟灭。如同一个饥寒交迫的人,在黑暗中好不容易看见了火光,奔了过去,却在充满希望时引火烧身,出了意外,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10月25日,这是我们骑马的最后一天,也是我最后一天和Richy在一起了。

    自我感觉一天比一天疲惫,早上没有6点起来过,那些描写晨曦的句子只能从周祎的笔记表里抄过来。

    “五点五十分,清晨。我踏着沾满水和朝阳的草地向外走去,整片天空看上去是灰白色的,只有晨曦将东边染上了耀眼的颜色:那不是金色,没人说得出来那是什么颜色,那是属于恒星的,好几年前(周祎弄错了,阳光到达地球不需要几年,只是8分钟)的光芒,在此刻在这里仅仅属于我一个人,他们都浪漫在梦乡之中。”

没有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