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南非之旅——第九天

Celia 151 2

    今天一早吃完早饭后,我回到房间写了一会儿游记。12:45,我们和David叔叔道别,前往机场。我们即将与克鲁格告别,前往约翰内斯堡走马观花车览市容,然后就飞回新加坡了。

    2点50分,我们起飞了。照例,我和爸爸妈妈分头追剧庆余年,宝宝则在旁边发傻。看着玻璃窗外越来越小的丛林,我感觉对克鲁格非常不舍,却又对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挺期待的。

    到达约翰内斯堡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我们回到新加坡的航班在晚上十点半,八点钟应该到达机场。按照这个倒推。七点半就要前往机场了。这么一来,仅仅够时间去市区转一圈然后吃个晚饭😂

    看到一些房屋的时候非常激动,毕竟在克鲁格国家公园,满眼只有树木、原野和野生动物。同时,一下飞机就有了4G信号,重新回到人类文明时代的感觉真好。(昨天在克鲁格小酒店的时候信号实在太差,写博客的时候图片上传非常困难,以至于我发完国际博客后就没有精力在中国博客上发布博文了,因此在朋友圈里只好发截图。回到新加坡后一定要把所有博文都赶上来!)

    我们到了市中心一家mall,在里面的Mandela Square和南非前总统、UWC的名誉校长曼德拉的雕像合影。由于时间太赶,我们没有买什么东西,打算去了机场再买。

曼德拉:世界的伟人,南非的罪人?

    与约翰内斯堡的导游交流后,我们了解到1994年曼德拉上台后,南非经济情况急转直下。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废除被认为是一个伟大的举动,但这在南非导致了经济的下滑,使其从发达国家变成了一个发展中国家,而曼德拉被认为是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在这之前,我一直觉得曼德拉是南非最伟大的人,怎么这一下又成了南非的罪人了呢?原来,自从曼德拉废除种族隔离政策后,大多数企业被要求招收更多的黑人劳动力(大多数未受过教育)并采取最低工资标准政策。这样一来,白人劳动力得不到到充分的利用,导致生产效率低下,更昂贵的劳动力又压缩了企业主的获利空间,打击了私人部门的发展活力和投资热情。这逐渐使导致了企业的关闭(导游自家的纸业企业就因此转卖他人)以及失业率的上升。南非的失业率,官方数据是29%,导游告知实际的数据高达40%。注意,是40%的工作人口(60%),而不是40%的全部南非人口。这些失业人口虽都由政府的救济支持着,这种状况却是不可持续的。曼德拉虽然在南非实现了种族的平等,满足了黑人的平权需求,但却被很多人认为他直接导致各个种族走上了共同贫穷的道路,引起了其他种族人民的不满。当然,这只是一部分人的看法,虽然也很有代表性,但在这个成分复杂的彩虹国度,不同种族与阶层的人对曼德拉的评价是截然不同的,不能偏听偏信,轻易下结论,需要用批判性思维进一步了解和分析。

    下图:曼德拉广场

    回到车上,已经是6点10分了。导游叔叔给我们准备了一个大惊喜——去吃一顿中餐!我们带着欢呼雀跃的宝宝匆匆忙忙地上路了。宝宝这时候说非常想David叔叔,还表示想和他一起住😳,当他的学徒。

    Mummy本来让导游叔叔带我们去一家“有代表性的中餐”(其实她实际的意思就是高档的中餐),于是导游叔叔就带我们去了一家东北菜馆,菜式普通,分量很大,环境一般,我感觉还不错啦,但Daddy不是太满意,埋怨妈妈:有话不直说,这次真是被博大精深语意精妙的中文表达害惨了。饱餐一顿后,我感到浑身舒适,7:30准时前往机场。到达时天色已晚,感觉这一天过得好快呢。

    赶在登机前,我去纪念品商店买了两件充满南非当地特色的礼物,打算送给UWC的好友Mercy和Allie,只是进入了Highschool后,大家因为所选课程不同,彼此很久都不能碰一次面,不知道能不能很快相见把礼物送出去呢?

    回顾这九天的行程,这次的南非之旅真是一次非常特别的旅程。它使我感受到新奇的艺术与文化,与野生动物零距离接触,还对曼德拉的生平和政见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实在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希望以后能有机会与这个国度再会!

标签: 游记 家庭旅行

发表评论 (已有2条评论)

评论列表

2020-01-12 21:29:35

南非之行,值得留恋

2020-01-17 23:29:13

东北菜很有代表性,哈哈😄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