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曼童「终篇」

Celia 232 0

“当你找到最后一块拼图,我希望,一切都会明白的……”—— 阿不思·邓布利多

    七人的故事,或许有部分文字相同,但各有其诡异之处。知晓了七人各自的经历后,似乎还有重重疑云未揭开。

    在雷雨交加的夜晚,那些被杀死的角色为何死而复生又似乎没有昨夜一切的任何记忆?那在七人视角中反复描写的七道闪电是否有什么寓意?泰雅为何身体一直不舒适,而通拆对其左胸似乎有种过度的痴迷?阿赞在数的到底是什么?那一尊消失的古曼童去了哪里?

案件真相

第一部分详解

“七年前他找到你,那时你还是个没有名气的小医生,他说有路子赚钱,只要能够将医院里流产的死婴让他转手出去,你们二人都可以获益。” —— 帕善

    2012年,班猜的妻子患重病,常年卧床,耗资巨大。班猜的工作虽然较为体面、工资也比较优渥,但渐渐开始支撑不住妻子的医药费,明知在泰国非法贩卖死婴是一项重罪,但班猜仍旧铤而走险,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黑袍阿赞鲁努。但自己一个人无法做到持续供“货”,需要一个搭档,就将目光放在了刚进入医院的帕善。


“这件事是犯法的,但你出身贫苦家庭,靠着妻子家庭的扶持才有了今天,而你却一直要仰人鼻息,这使得你感觉极度缺乏尊严,于是便将信将疑地和他搭档起来,所得的报酬你们二人五五分账。” —— 帕善

    看上去老实的帕善竟然和班猜一拍即合,开始了贩卖死婴的勾当。而帕善之所以愿意和班猜起做这种非法勾当, 是因为帕善 家境贫困,能够进入圣安医院妇产科是因为通过妻子的家庭关系,甚至连从医学院毕业都是仰仗了妻子的父亲。而对于妻子,可能是因为年龄小,也可能只是一种感恩的心理,帕善与她并没有爱情可言。这样的日子,帕善以为这么过下去,波澜不惊的,自己存一些钱, 慢慢过着。


“游乐场、书店、电影院……你牵着她的手,看着她羞涩的模样,或许,她正是你一直在寻找的命定之人。” —— 林远航

    三年后,刚步入社会的穷小子林远航成为了泰国和台湾两地的导游,在频繁的带团中,结识了台湾富商的黄英俊。迈入中年的黄英俊有个爱好,喜欢漂亮的泰国年轻女孩,而且出手阔绰,林远航经常带他去各大红灯区游弋。一来二去,二人混熟了,黄英俊便有了自由行的想法,但是自己语言不通就和林远航一起出行了。这次出行,在林远航独自出门的时候,遇到一些小麻烦,偶然间获得了香波的帮助。这个喜欢穿红衣服的女孩深深地打动了林远航,在二人暗中交往的时候,无意中被黄英俊撞见。黄英俊以为是林远航给自己找的新货色,而且香波的单纯也让黄英俊相当迷恋。于是黄英俊给了林远航一笔钱, 想要和香波欢好一番。林远航虽然万分纠结,但为了钱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仍旧将香波迷晕并献给了黄英俊。而这一场看似只是个意外,林远航隐瞒了香波,决定忘了香波,和黄英俊离开了泰国。然而,这一一场荒诞的意外却让香波怀了孕,单纯善良的香波却忘不掉林远航,并且一直以为这个孩子是林远航的。


“‘帕善医生,我喜欢你’ 一年的时间,你在塔娜身边的时间越来越长。这一年的相处,塔娜让你开始明白了什么是爱。” —— 帕善

    也是在这一一年,在圣安医院急诊室工作的实习护士塔娜因为遇到一场车祸认识了帕善,并对这个男人深深地着迷。直到自己实习期快结束时向帕善表达了爱意。帕善带着不屑,留下了塔娜,二人成为了地下情人。


“去打掉。”你明显感觉到香波楞了一下,震惊地看着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打掉?”“去打掉。” —— 通拆

    半年后,通拆在中国一年的交换生生涯结束,回到泰国后发现妹妹香波怀孕。通拆不耻妹妹香波的不洁身自好,让香波去堕胎,香波不从,二人起了冲突。通拆打了香波一巴掌,香波跑出家门,不想竟然遇到了带团来泰国的林远航。欣喜若狂的香波告知林远航孩子是他那一夜怀上的,并且想和他起回 台湾。


“香波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你转身离开。这一辈子你不能就这么毁了,香波,忘了我,祝你幸福……” —— 林远航

    林远航震惊之余,仍旧没有将当年的真相告诉香波,和香波起来到了圣安医院。林远航不顾护士塔娜的好言相劝,在堕胎手术单上签下一个“方”字,当香波被推进手术室后就赶紧离开了。


“没有调取血浆,你输进了大量生理盐水。一场无人签字的流产事故,一尸两命……” —— 帕善

    班猜和帕善为了将死婴卖个高价,就将塔娜支出去,让家属签字调取血浆的同时,没有按照常规手术流程进行,而是强行剖离了死婴,导致红衣女孩(香波)一尸两命。香波死后,帕善拿到一笔高额巨款。和塔娜相处的一年,帕善爱上了塔娜,所以决定用这笔钱补偿妻子,并且离婚,所以在安顿好塔娜后,请了个长假用来处理离婚事宜。


“事后,你和帕善各得到一大笔钱,解决了你的燃眉之急。帕善请了一个月的长假,你害怕事故后死婴失踪被调查,牵连到自己头上,匿名举报了塔娜……” —— 班猜

    而此时,因为一尸两命院方本来就在追究责任,加上死婴失踪,班猜害怕院方调查到自己头上,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罪名推到了塔娜身上。另一方面,塔娜没有找到送香波来打胎的叫“方”的男人,以为是这件事耽误了手术进行,怀着孕的塔娜为此整天惶惶不可终日,造成了意外流产。忙于离婚事宜的帕善请了长假,塔娜并不知道其中的事情,以为帕善不爱自己并将自己调离了其他科室,加之医院被辞退,伤心之余去了台湾,换了王馥滢的身份认识了黄英俊。多年苦心经营、白手起家的黄英俊成为了台湾知名的富商,却一直无后,而一心想要个儿子的黄英俊机缘巧合下认识了王馥滢,而王馥滢又是自己喜欢的类型,黄英俊打着让王馥滢给自己生个儿子的算盘,包养起了王馥滢。


“既然香波已经离开了,而这个女孩又需要一个器官,不如就让她来延续香波的生命吧。你将没抽完的烟蒂撵灭:‘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说完,你插着口袋往医院走去。你签下了心脏移植同意书,支付了手术一半费用,离开了。” —— 通拆

    等了一夜的通拆等来的不是妹妹香波,而是香波的死讯。来到圣安医院认领香波尸体的通拆是绝望的,他拿到香波遗物的时候,看到了香波和林远航的照片并存在了自己的手机了。离开的时候,在医院门口结识了泰雅父亲,泰雅的父亲痛苦地告诉通拆,泰雅因为一场车祸心脏衰竭,可能不久于人世或者一生都将是植物人,通拆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决定将妹妹香波的心脏捐给泰雅,并且希望用这种方式延续香波的生命。后来通拆打听到泰雅的消息,几经波折进入泰雅的大学,成为了她的导师后,对泰雅展开了热烈追求。而泰雅因为车祸心衰,机缘巧合换上了香波的心脏,身体恢复后认识了通拆,以为遇到了真爱,二人订了婚。然而好景不长,一年后,泰雅的身体开始衰弱,通拆带着泰雅做身体检查后,发现泰雅的身体和香波的心脏开始产生排异反应,医生建议重新寻找心脏源,为泰雅重新做心脏移植。然而通拆并不想让妹妹香波的心脏就此停滞,于是开始私下寻找更适合香波心脏的身体。而泰雅和通拆的婚期将至,天真的泰雅被通拆告知只是小问题无伤大雅,但泰雅还是担心,于是打算和通拆一起求 个古曼童保佑家宅平安、身体康健,在一番打听下,来到了阿赞鲁努的三层小楼。

    而成功离婚后的帕善回到医院,兴高采烈地准备拿着戒指向塔娜求婚时却发现塔娜不见了。整整一年, 帕善一直在寻找塔娜,而塔娜却向人间蒸发一样彻底消失了。此时,帕善听说古曼童可以求姻缘,于是便让班猜带着自己去请个古曼童,由此也来到了阿赞鲁努这里。


“然而,这三年来,你过得并不好。眼看下个月你就要退休了,终于,你受不住这份压力,拔掉了你妻子的氧气管。你更用当年事故为借口,勒索帕善给你一笔封口费。你想,拿到钱和医院给的退休金,你就离开泰国,开始新的生活。” —— 班猜

    眼看自己就要到了退休年龄的班猜终于决定拔掉妻子的氧气管,并用当年的事情勒索帕善一笔钱,打算拿着退休费和帕善给的钱离开泰国远走高飞,于是同意了帕善的请求,并将最后一具死婴卖给阿赞鲁努。

    自从当年泰国自由行后,黄英俊生意开始下滑,加上一直努力着但仍旧毫无起色的求子之路,通过朋友的宴席听说古曼童可以求财、求子,便动了求个古曼童的心思,于是联系了林远航,让他再带自己去一一趟泰国,并请个古曼童回来。从泰国回来后,林远航就开了个旅行社,名为“远方旅行社”,也是纪念和香波无疾而终的逝去的爱情。这时,黄英俊联系到林远航,出高价让林远航带他和王馥滢去求个古曼童。一番打听下,三人一行找到了阿赞鲁努。

第二部分详解

    2017年5月3日,七个看似没什么关联的人就这样在阿赞鲁努的深山小楼中相遇了。

    当夜,通拆看到林远航,联想到香波留下的和年轻男人的合照就起了杀机,但是看他说的是中文又有点疑惑,直到他后面用泰语和阿赞鲁努交流,确定了身份打算利用古曼童杀人一 一说,杀死林远航。王馥滢不知道自己来了月经便进了祠堂,惹得古曼童见了血。通拆是最后一一个进入祠堂的,看到祠堂布局后,将柜子挪到一侧,将墙角的红绳从柜子下方的两个柜子脚下绕过去,打开窗户,将绳子两端垂了下去,就出了屋。在所有人完成了见面仪式后,古曼童脱离了法阵,开始自由活动。(古曼童的自由行动引发第一声雷响)

    第一声雷响:七人各自回屋后,班猜上楼和阿赞鲁努完成最后一次交易;黄英俊想和王馥滢一起,被王馥滢赶出来,自己回屋洗澡,听到了两声林远航的开门声;帕善看到被王馥滢赶出来的黄英俊回屋后去了王馥滢的屋里,希望重归于好,但是王馥滢无法原谅当年帕善,于是将帕善赶了出去,然后帕善就去了二楼班猜的房间,等待班猜回来,因为被勒索的事情想要除掉班猜:王馥滢赶走了黄英俊后又赶走了帕善,心力交瘁的她躺在床上睡着了:通拆将泰雅送回屋,将她的洗漱用品从行李箱拿出来,自己回屋了,穿上红衣、高跟鞋、假发,从后窗来到帕善屋子下方,看到帕善屋里没人,抓住垂下来的绳子两端,爬到了二楼祠堂,去林远航的房间:泰雅进屋,遇到古曼童:林远航来找黄英俊,听到黄英俊在洗澡就出门了,看到帕善去了王馥滢的屋子,自己蹲在门外偷听到了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以为王馥滢认出自己了,害怕被揭发,上楼去祠堂拿了蜡烛托下楼,看到王馥滢睡着了正好门没锁,就进去用蜡烛托的尖头插在王馥滢小腹上,捅死了王馥滢。(王馥滢的死引发第二声雷响)

    第二声雷响:黄英俊在自己的房内卫生间遇到诡异事件:扮成女鬼的通拆在林远航的房间没有看到他,走出来回祠堂的时候正好遇到下楼的班猜,看到班猜进房间后走到他走廊窗户边往里面看了一眼,没看到异样,就回了祠堂;班猜下楼看到“红衣女鬼”以为是香波来索命,跑回房间,等到“红衣女鬼”离开,听到楼梯有声音,通过窗户往走廊看去,被藏在卫生间的帕善用领带勒死;帕善一直躲在卫生间,等到班猜往走廊望去,从身后用自己的领带勒死了班猜;林远航上楼(通拆已经回到祠堂),看到了趴在窗户上班猜的死状:王馥滢被杀害,无法听到第二声雷响;泰雅还在屋子里和看不见的古曼童“奋斗“”着。(班猜的死引发第三声雷响) (备注:①可能有玩家会提出疑问,为什么看不到在班猜身后行凶的帕善?当时走廊本来有月光,加上闪电是完全照亮的状态,而班猜的房间时黑的,当一个全亮的环境往一个 几乎黑暗的环境下查看是看不清里面的状况的,而且当时班猜是趴在玻璃上的,完全死了,加上林远航被吓住了,看不到帕善是很正常的生理现象。②其实第一声雷响, 就是古曼童可以自由活动了,而古曼童认主已经认定泰雅,但是还不能正常附身在泰雅身上保护她。)

    第三声雷响:王馥滢起床,感觉到腹痛(死亡症状),听到第三声雷响,起床喝水,将窗户打开,看到“红衣女鬼”进了泰雅房间,吓得蹲在地上:林远航进入祠堂放置蜡烛托,被通拆用托盘敲死;通拆拿着托盘躲在祠堂里,看到林远航进来,敲死了林远航,将他背回林远航的屋子后,从祠堂翻窗出去,站在阳台上,用绳子两端将柜子拉拽回窗前,将窗帘拉好,合上窗户,拉着绳子从阳台上跳到一楼,看到帕善的房间依旧没人。通拆往回走时看到泰雅往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拉了拉窗户发现没锁,从泰雅的窗户迈了进去,看见她用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站在她的窗前,悬在她的上方等待她露面,打算杀了她;黄英俊继续和看不见的古曼童奋斗:班猜已死不能听到象征着自己死亡的第三声雷响;看不见的古曼童离开,泰雅起身想把诡异的事情记录下来,看到窗外的“红衣女鬼”,用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帕善听到走廊脚步声,等到没了声音从二楼跑回一楼。(林远航的死引发第四声雷响) (备注:此时古曼童感受到死亡事件,彻底离开了泰雅身边。)

    第四声雷响:班猜起床,感到喘不上气,脖子难受(死亡症状),听到第四声雷响,去了卫生间:泰雅掀开被子,看到“红衣女鬼”,被捂死,此时古曼童已经认主,开启保护模式,将钢笔插进了通拆的头顶;通拆压住被子,用被子捂死了泰雅,却被泰雅反杀;帕善回到房间,发现戒指找不到了;王馥滢因为恐惧,蹲在地上大口喝水;黄英俊继续和看不见的古曼童奋斗;林远航死一 一 会。(泰雅和通拆的死引发第五声双雷响,古曼童带着泰雅开启复仇模式)

    第五声双雷:林远航起床,感到后脑疼痛(死亡症状),看到笔记本上的话:班猜开始和看不见的古曼童奋斗:黄英俊还在奋斗;王馥滢蹲在地上不敢动;通拆没戏分了;帕善准备出门去找戒指,被古曼童和泰雅因为曾经伤害香波母子致死被反噬,被泰雅掐死;古曼童带着泰雅去了帕善屋里,掐死了帕善。(帕善的死引发第六声雷响)

    第六声雷响:王馥滢听到小孩笑声,看到“红衣女鬼”从窗前路过,滚到了床和窗户下方的缝隙里;林远航通过笔记本开始和看不见的古曼童对话:班猜继续和看不见的古曼童奋斗:黄英俊洗完澡,因为当年强奸了香波使得香波怀孕,被反噬,被泰雅淹死在水池里:泰雅将黄英俊淹死在水池里:帕善死透了:林远航继续和看不见的古曼童奋斗。(黄英俊的死引发第七声雷响)

    第七声雷响:班猜听到阿赞鲁努下楼,跟了上去:阿赞鲁努透过窗户发现了躲着的王馥滢;林远航被诡异事件吓晕了。

    其实这七人一直处在年复一年的5月3日的循环里,然而每一次都没有人能离开,只有真诚地忏悔获得泰雅的首肯,才能有人离开并结束这场轮回。

标签: 事件 大开眼界 剧本杀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