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目标:在米国敲十万字流水账式游记,以拯救我大不如前的文笔…请在评论扣 “文艺复兴”(

×

米国一月游手记之夏校篇·二

Celia 223 0

(一)

达美航空上的十二个小时一晃而过。说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睡得这么香,以至于时差倒得如此自然。后来友友们问起我是怎么撑过着十八小时的时候,我都不以为然道:“就是睡了两觉呀!”

下飞机,过海关,工作人员预料外地没问很多问题,反而只是问了问名字和此行的目的,大概是看俺超紧张的样子也不像是个能弄出什么名堂的角色。行李处倒是比较久,说来惭愧,主要是没认出自己的箱子,还担心了一会儿箱子是不是确确实实漏在名古屋了。想来路痴、脸盲和难以认箱子都是同宗的病症(?

接机的不是老师,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一问原来是密歇根大学本校的大一新生,穿着 MMSS 黄色体恤十分好认。出机场后学姐去接另外两位刚到达的同学了,于是乎我去车里找另一位接机的学姐。沉默不是个长久之策,于是开始硬着头皮唠嗑。学姐很美腻,翘个二郎腿在驾驶位上等人太飒了(主要是颜值高,如此动作,换成我即将当巴士司机的中年大叔经济学老师做,能让我油出一身鸡皮疙瘩),比我大两岁,选的心理学专业,超喜欢开车。俺是已经是她接的第二趟机了,今天还要跑好多趟。我震惊于她一天负责这么多接送,她耸耸肩:“全天第一趟是五点呢,还好不是我接。”

另外两位同学一起上车,一个是西方人,另一个是亚洲面孔,谁知一问也是在这边长大的。学姐说这次参加的学生大多是本地人,也有不少韩国人——MMSS 和一个韩国的活动合作,这次不少韩国学生甚至是来自同一个学校的。我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这次夏校唯一的非韩国国际生。

面包车在城中兜兜转转,从窗外望去,天穹碧蓝如洗,飘着一两朵小而又蛮厚实的白云,和名古屋阴云密布的大阴天截然不同。空气十分凉爽,没有万里无云的暴晒和酷热感,穿一件帽衫正合适。和俩男生一问,选的课不同,便又没有什么聊的了。

耳机似乎塞上没多久,便远远看到一块蓝底印着大大的黄色的“M”的牌子。心想这一定是学校大门的招牌,正预开口问,却看到一个偌大的足球场,观众席上印着同款的长版密歇根大学招牌。原来,密歇根大学没有大门,各个学校建筑分散在不同的街道上,这会儿我们不知不觉已经进入了密歇根大学的建筑群了。

(二)

宿舍是两人间,每人各一张床两张桌子一个衣柜一个垃圾桶,简直豪华至极。

衣柜里甚至还有一个梯子。开始觉得这梯子太多余,毕竟衣柜就算是最高一层伸手也能够到,直到后来室友的妈妈解释,这边似乎可以在床上再自己架一层床,梯子便是为了上面一层床准备的。虽然没听太懂,但我大受震撼。

米国一月游手记之夏校篇·二-第1张图片-Celia的博客

到达宿舍时,室友还没有来,于是便把床套了,顺便把自己的东西在这个要呆俩星期的小房间里布置开。虽说梳子、给电脑散热的小风扇等的物品可有可无,看起来带出来实在没必要,但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摆些之前常用的熟悉物件,还是感觉温馨了不少。

不一会儿,counsellor 带着室友进来了,同时一起来的还有室友的父母。室友看起来是个中国姑娘,而我被这父母全齐、每人各扛一大箱子的豪华阵容惊到了。后来得知室友一家都住在这边,室友父母是一代华侨,所以说中文,室友本身应该是英文母语。

在看学校入住电子欢迎信时,室友父母一直在搬东西。我试图和他们聊了几句,然而一家子似乎听力也不太好,总不能理解我的问题。于是乎咱开始不知道他们在搬,咱也不敢看,毕竟沉默着看着人家忙碌,也蛮尴尬的。

她麻麻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反复问我要考什么学校,并再三强调自己家离这里就半个小时车程,仿佛对这里熟悉得很,我问起他们是不是经常来这里时,却又不直接回答,只说前两年都是网课参加,让我有些一头雾水,又不知怎的不太舒服。

说起来室友也很是安静,对话时仿佛一直听不见般的安静,而我一直在自言自语。咱就说咱也不怎么生气,也不尴尬,毕竟人可能只是个究极社恐。米国之行的核心技能便是万针扎不透厚脸皮,于是人仿佛没听见,咱就仿佛没说。阳光明媚,风和日丽。

(三)

密歇根大学很大,至少对于本路痴来说是如此。学校先不说有几个部门,光是主楼就有东西南北四栋。我们住在西楼,上课在东楼,饭堂在南楼(光这句话我颠来倒去地花了一整天来记,同学下巴要惊掉了)。南楼和西楼只隔一条街,但从西楼到东楼有十五分钟的脚程。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属于走完气喘吁吁,开车却一下就到的距离,

于是有同学便打好早上叫 Uber(好远古的词,很长一段时间前在狮城似乎也有这种存在)去上课的如意算盘,然而当晚被念规则的老师一言碾得粉碎。不过我觉得这样的安排实在很妙,增加去教室的时间约等于以赖床之欲望压制晨餐之欲,过程十分痛苦,效果奇佳。

(四)

想着该减肥了,午饭便免了。跟着一言不发的室友,到附近的 target 超市买了若干实在是没塞进箱子里的洗漱用品。

午后四点听老师发表入院讲话,然后下到一楼礼堂寻找自己报名的课程老师处集合。老师是胖胖的教授,肚子努力用皮带束起来了(很不礼貌,挨打),夹着副框架眼镜,笑眯眯地看着很是和善。旁边是本校在读大学生助教,帅是很帅,也很友好,就是脸看着有点僵硬,总让人情不自禁想到 Barbie 系列里的 Ken。

下午半个小时左右的课堂时间玩了猜数字和猜帽子两个小游戏。猜数字小游戏指心中想好一个数字,从六张带有很多数字的卡中选出含有心中数字的卡片给老师,老师每次都能准确地猜出数字。其中也没什么奥妙,不过是通过一张张卡片画出数字的范围,最后就能确定数字。才帽子小游戏 TOK 课上刚玩过,原理是最后方人说出某种提前确定好的颜色的帽子数量的奇偶,前面的人通过推理得出自己头上帽子的颜色。班里同学的水平参差不齐,老师也说了不会布置作业,于是实际上就对课程内容本身没什么期待了。希望在这几周中能交到新朋友,更加熟悉校园生活吧。

P.S. 预言家刀了,我是班上除了韩国男生外唯一的国际生

晚饭在礼堂中,和班上同学的朋友 W 聊得甚欢,共同语言是没什么,这边的同学学的都是 AP 或者高中的普通课程,只有零星几个好像听说过 IB。兴趣也不通,问了一圈,居然一个看间谍过家家的都没有(阿尼亚抹泪)。那便只能开始规规矩矩地吐槽 Umich 第一天的课堂和生活,也无不妥。

(五)

虽然这部分有些多余,但还是不得不提一句,Umich 的澡堂真的十分惊艳。开始看到有人刷卡进入了厕所,以为要在外面等候(都是瑞士滑雪那次的阴影,十几个人一个又滑又脏的卫生间),于是去问一个华人学姐是否还有别的卫生间。谁想学姐直接刷卡带着看呆的俺进了洗手间,骄傲道:“我们学校澡堂真的很豪华,干湿分离,左边是厕所,右边是淋浴区。”

我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呆子般边震惊边冲了个澡。淋浴区和我从前校区的会所十分像,每个隔间可以锁起来,里面完!全!是!干!的!一个凳子三个钩子,再往里拉开帘子才是淋浴处

途中看见宿舍里某间房,几个学姐正在一起看国产剧,入迷到甚至没关门。希望在大学也能埋这样的堆,找到自己最能够适应的生活方式。

标签: 游记 生活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