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2020年元月南非之旅——拾遗篇

Celia 333 0

    转载至妈妈的博客,原文 https://shenhuashan.blogspot.com/2020/01/2020.html,由于访问量过少无法在国内访问,于是我就帮忙在这里转载。2020年元月南非之旅——拾遗篇shenhuashan.blogspot.com图标


    这次南非之旅非常难忘开心,而且旅程中姐姐一直勤劳写作,坚持每天整理照片视频记录文字,同步在国内外两个博客平台以游记形式向朋友们直播我们的旅程,分享信息和感受,还以公众号和朋友圈加大宣传力度。朋友们纷纷发来信息,开头千篇一律:“我看到你女儿的文章了,原来你们在非洲啊!”那一刻,为娘如果说没有感到欣慰和骄傲,那肯定不是虚伪就是矫情哈!


    姐姐的九篇游记,既有流水账的事无巨细絮絮叨叨,也有让人眼前一亮的细节描写,基本上行程、亮点、见闻、心情都涵盖了。我这个拾遗篇,只是补充一些饮食攻略和背景故事,顺便发表几张不可遗漏的美照(通常顺便做的好像更重要哈),姐姐的游记链接也附在文后。
首先以好望角美翻全家福做题图。

一、饮食

    南非的食物可以用令人惊喜来形容,原本打算必须隔天吃中餐,结果到最后只吃了两顿中餐,而且感觉中餐不如当地餐食。之前觉得新加坡是中西合璧的好地方,饮食上易于适应,某种程度上,南非也是一个多文化融合的例子,黑人,白人,有色人种相互融合多年,在烹饪上也多有体现,当地饮食易于为东方人接受也就顺理成章了。

    和传统西餐相比,南非餐的改进有几点:

    1、热蔬菜和米饭

    南非餐对蔬菜进行热处理,灼熟后辅以略带东南亚风味的浓味酱汁,贴近东方口味,非常好吃。这边的主食,经常会提供米饭的选择,实在太适合无饭不欢的宝宝了。


2、好吃的鱼

    在南非我们认识了一种新的鱼叫Kingklip,非常好吃,做法也简单,就是抹盐满煎至金黄,辅以柠檬,但其实完全不用,因为完全不腥,鲜美嫩滑,原汁原味。

    在维多利亚港Baia Seafood Restaurant 第一次吃到baby Kingklip,大家就立刻爱上了,后来在Simons Groot Constantia餐厅的餐单上再次看到,毫不犹豫再点,一样的美味。

3、好喝不贵的葡萄酒

    我们在这里学会了几种常见的葡萄酒,例如rosé(玫瑰红葡萄酒),Chardonnay(霞多丽葡萄酒),都是我们喜欢喝的。这边的酒,超市买一瓶大约40-50元上下,即使到酒庄品酒,大部分的价位也不超过几百元一瓶,价格亲民,怪不得这里的人每顿饭都要来上一杯。

二、从历史中“切割”而来的新地标

    我们在开普敦住的是The Silo Hotel,这是我们住过的最贵的酒店,也是有着最多故事的酒店,从人为历史到建筑设计,耐人寻味,物有所值。

    酒店所在的整栋建筑是开普敦的地标,说到它,必须和它一起改造而成的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Zeitz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frica)一起介绍。

    酒店和博物馆都是由一座旧筒仓改造而成。该筒仓建于1921年,187英尺(约合57米)的它曾是南半球最高的建筑物,由42个垂直的混凝土管组成,用以对来自全国各地的玉米进行分级和储藏。

筒仓旧照

    这座筒仓一直以来都是开普敦的象征,直到2001年停止使用,并在2013年由相关方面宣布耗资3800万美元委托著名英国建筑设计师托马斯·希瑟威克(Thomas Heatherwick)工作室接手进行改造,将其改造成一座博物馆,意在制造出“灵感来源于其自身历史特征的建筑干预”。

    在建筑内部,建筑团队开凿出了一个拱顶的中庭,作为整个博物馆的核心,并在原本的管道上以玉米粒为原型,“削”出了一个个线条优美的洞口。42根巨大的混凝土圆柱仿佛被一个神奇的力量相切,留下了一个椭圆形的巨大圆洞和“削切”后的混凝土断面。赫斯维克解释道:“这可以说是一种雕塑。我们的想法是,这座建筑曾经储存过无数的玉米粒,它们沿着这些筒状空间垂直移动。我们设法弄到了一些原始的玉米粒并将其形状进行了数字扫描,然后挑出了一些再把它们放大。最终我们用一粒玉米,以切割的方式,为这栋建筑物创造了它的心脏。在这个现存的结构中,有如此多的灵魂、性格和特质,所以,相比把它擦除干净并创造新的东西,维护保持它的这些方面显得更加令人激动。”

垂直的中庭空间:蜂巢状的结构一定程度上保留了建筑的原貌

    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于2017年开幕,它并不是非洲第一个同类博物馆,但在这片大陆上,它却是最大的。它专注于展出非洲及其侨民的当代艺术作品,以及该改造工程的赞助人、PUMA 前 CEO 约亨·蔡茨(Jochen Zeitz)的个人收藏——包括许多南非年轻艺术家非常流行、图像化的作品,和那些讲述非洲复杂而多元故事的作品完全不同。蔡茨十分热衷于非洲当代艺术收藏,在许多年前就曾试图构建一个具有代表性的非洲当代艺术收藏体系,如今理想已变为现实。该博物馆的愿景是为非洲人民提供一个讲述自己的故事并参与其中的平台。尽管博物馆的地理位置是在南非的开普敦,但却希望与所有54个非洲国家进行对话。

建筑师托马斯·赫斯维克和赞助人约亨·蔡茨

赫斯维克代表作之一:上海世博会英国馆——种子圣殿

    粮仓的塔楼部分则是被改造成了酒店,也就是我们入住的The Silo Hotel。在这里,建筑师保留了旧建筑的框架结构,在结构基础上添加了枕型玻璃,镜面的玻璃在不同角度反射出不同的景象,犹如城市的万花筒。

    从建筑物的整体外观来看,筒仓和框架部分经由玻璃连接,削弱了建筑本身的沉重感,玻璃和粗糙的混凝土也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对比,实现了从沉重历史到炫幻现实的完美蜕变。

    我们在Silo居住,到蔡茨博物馆参观,全过程都充满了惊喜和震撼,是一次宝贵的对抽象与实用艺术的双重体验。

三、农庄酒店背后的投资传奇

    我们在Franschhoek住的是农庄酒店Babylonstruen Hotel,主打返璞归真的田园生活。这个农庄有200多年的历史了,但是更值得人玩味的是它目前的主人——南非MIH集团的投资故事。

    故事的开始,发生在大家都很熟悉的小超人李泽楷和腾讯之间。1999年,经人穿针引线,李泽楷以220万美元购入腾讯20%股权。彼时,腾讯刚刚研发出QICQ,注册人数疯长,很短时间就增加到几万人。220万美元对初创的腾讯而言是如获至宝,马化腾对李泽楷充满感激。其实,这笔投资在李泽楷看来,只是众多投资中平凡的一笔,220万美元更是小菜一碟。到2000年后,马化腾再次奔走求钱支援,李泽楷非但没有再出手相助,2001年,在腾讯生死存亡之际,他还以1260万美元把所持的所有股份卖给南非的MIH控股集团。在当时看来,李泽楷净赚4倍的钱,是笔成功的投资。随后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2004年,腾讯香港上市,上市16年股价升527倍,如今市值超过38000亿港元,成为仅次于阿里巴巴的亚洲市值第二高的公司。而李泽楷名下电讯盈科目前的总市值只有360多亿港元。

    而反观MIH集团,从2001年到2002年,在互联网产业最低迷的时候,MIH先后从电讯盈科、IDG和腾讯主要创始人手中购得腾讯45.5%的股权,成为腾讯最大的单一股东,总体算下来,MIH投资腾讯的花费约3200万美金。此后受股权增发等因素影响,MIH所持股份比例下降至33.24%,但依然是腾讯的第一大股东,持股市值1600亿美元左右,这笔回报,接近2018年南非GDP的一半。MIH也因此一战封神。

    与主人家在投资界的传奇相比,Babylonstruen农庄则显得非常低调。我们在这里度过了两天非常静谧的田园生活,果园、蔬菜园和池塘风景都很美,是拍照打卡的好地方,但是尘土飞扬的地面,工作人员脸上的汗珠,房间里配备的雨天专用的雨鞋,以及鸡舍驴棚里传出的气味,都是那么真实而充满烟火气,连农庄餐厅的饭菜,都特别的简朴,蔬菜不再像开普敦的餐厅里那样蒸熟,而是特别原生态的状态,甚至从蔬菜沙律里能找出几片半枯黄的叶子,我们在这里着实也是过了两天超级接地气的日子。

四、Jock Safari Lodge和约克小狗的故事

    我们在克鲁格国家公园所住的是Jock Safari Lodge,提前一年前做预订以为万无一失,没想到原本属意的口碑最好的Lodge SABISABI早早被订满,而Jock只是替代方案。当时觉得有点遗憾,但后来整个走下来,还是非常满意的。我们的向导Dawid,30岁的南非年轻人,非常热情幽默,带领我们参与这趣味盎然的Game of patience,行程中充满等待和波折,但又惊喜连连,虽然最后只看到非洲五大中的三大,但是那种无法圆满的遗憾感,却让旅程更加刻骨铭心。

    特别是后来约堡的导游向我们展示他带领客人去年12月在SABISABI看到的豹子的照片,显得那么温驯柔和,并解释说之所以在SABISABI总能看到豹子,是因为他们有驯养豹子,听罢我们就更加释然了。Safari就是一场对未知的探寻,你永远不知道这个弯转过去,会见到什么,期待,兴奋,恐惧,疲惫,煎熬,各种感觉轮番上演,堪称人生浓缩版!而人为制造出来的所谓体验,已然失去所有的意义!

    Jock Lodge的名字,来源于一只南非的小狗。在抵达南非的第一天,导游就送给姐姐一本关于这只小狗的书。后来和Dawid聊起,我问他:这是一个哀伤的故事吗?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终于忍不住自己去查找了答案。

    约克可以说是南非最有名的一条狗了。在约翰内斯堡动物园的驯养动物专区中央的一棵大树下,有一个斯塔福郡斗牛犬的铜像,这条铜狗常年被孩子们抚摸攀骑,耳朵、头和背部都被磨得锃亮。雕像下有个牌子,上面写着这条铜犬的大名:丛林中的约克 (Jock of the Bushveld)。它的主人是James Percy Fitzpatrick爵士(人们常称他为菲兹Fitz)。菲兹爵士1862年出生,1880年前后的淘金潮中,他从开普敦来到内陆德瓦士兰,金子没有淘到,他只能以从内陆到沿海的牛车运输来谋生,经过几年打拼他终于事业有成,以后成为记者、作家和政治家。在淘金和运输的岁月中,他有一条忠实勇敢的小狗,就是约克。后来,在跻身社会名流之后,他常常给三个孩子讲淘金潮中的冒险经历,故事中总有这条小狗相伴。他的好朋友吉普林听到这些故事后,就鼓励他写下来,并把这些故事结成集子,这就是1907年出版的《约克丛林历险记》。

    此书一经出版,在南非立刻就非常流行,并且经久不衰,在以后的一百多年中,共印了一百多版。 现在南非书店里能够买到的,其实是此书的“洁本”,里面的一些当年很通行的种族歧视的言语都被删掉了。

    在菲兹开始他的运输业不久,就遇到了约克。约克是一窝六条小狗中最瘦弱最矮小的一条。它长相丑陋,发育不全,常常被它那些强壮肥硕的兄弟们欺负,大家都说把这条小狗给淹死得了,菲兹却没有同意。他将约克留在自己身边,长大之后的约克非常忠诚,也相当勇敢,无所畏惧,两人一起开始了探险的旅程。后来,约克被一只母羚羊踢伤,失去听力。最后,它因为听不到对它的呼唤而被人误杀。

    这本书曾经被两度搬上银幕,2012年,动画片《约克丛林历险记》(Jock of the Bushveld)在南非公映。这是南非的第一部三D电影,花五年打磨而成。匆匆看完,果然如影评所说,主题单一,人物平面,20岁的菲兹像是电脑时代上网过多的宅男,说教性太强,整部电影远远不能算得上是主流动画片中的上乘之作,但是,片子中的南非景致还是让人觉得亲切:丛林秋冬季节干旱的土黄色,原野上出没的各种动物,疣猪和几内亚鸡。难怪南非的孩子们都非常喜欢,因为这是他们所熟悉的家乡和那条小铜狗的故事。

    每一片土地都有着自己的传奇,每一次的旅行,就好比在这传奇中穿越了一回,被感动,被震撼,但终归,要回归自己的现实,如果说有什么在我们身上悄悄发生了改变,那可能是更加热爱自己的土地,家人和生活。

标签: 游记 家庭旅行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