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I can't read Chinese!


I have to admit that this translation is really bad. Try the Google Translated Site!


2020年1月12日星期日

2020南非之旅——第八天

没有评论
    凌晨4:00,天还未亮,我们起床了。梳洗之后来到餐厅,我和宝宝喝了热巧克力,吃了几块小饼干。简单地准备了一下行装,我们上车出发了。

    刚刚驶出营地,天色昏暗,黑暗的野地里传来了野兽的吼鸣声,感觉就在营地门口。David叔叔告诉我们,那是狮子的吼声,狮群就在不远处。我们全车人都紧张得不敢大声喘气。我们在营地外的土路上慢慢前行,天色渐亮,向导向远处的树丛指过去,那边的树丛下有狮子。我们极目远眺,看不出来狮子,向导用手提的指示灯指向树丛的方向。他能够看见狮子眼睛反射的光芒。我们用上了望远镜,还是看不清楚。我们继续向前走换了一个角度,这个时候天色更亮了,借助望远镜,我们隐约可以看到一只雄狮正趴在矮小的灌木丛下休息。David叔叔说在雄狮的后面还有不少母狮子正在四处走动。

    叔叔将发现狮子的消息通过无线对讲机告知了主营地的人(虽然我们营地的人不多,这家做safari的公司在不远处还有一个主营地。我们后来去参观了主营地,还去了它的商店里买了一些纪念品。主营地里面的客人更多,只是因为人多地方大,就少了我们营地那种精致的感觉),更多的越野车聚集到了这里。但是由于距离很远,大家也是只能看个模模糊糊的黄色影子。David叔叔带着我们在附近的几个区域快速地穿梭。几个来回之后,他又被对讲机叫到了发现狮子的地方,原来主营地的人们准备结伴把车开到更靠近狮子群的地方。越野车徐徐地绕过灌木丛(这里几乎没有路,叔叔是通过压倒一些柔软的植物进入灌木丛中的空地的),绕到了狮群的前面。这时的狮群,离我们只有5米左右。

    越野车停下了,我们开始细心地观察狮子的一举一动。我发现一开始看见的公狮已经不知去向,在我们面前的大多数是幼年的母狮,有一只成年母狮。她们在我们面前悠然地伸着懒腰,打着哈欠。


    在母狮的带领下,狮子宝宝,逐渐地走入丛林的深处。(以下是较长的视频)

    越野车是下了河床往右边一看,一头犀牛远远地站在那里,就在主营地的下方。我们稍微往那边开了一下,远远的看着犀牛,犀牛也看着我们。我们问David叔叔,能不能再开过去一些,叔叔说说不行,要保持安全的距离。叔叔说,这只犀牛就像电影的预告片,虽然只有一只,还不能开近看,但我们一定能看到更大群的犀牛的。我们看了一会儿就掉头向另一边驶去。开出了几百米,远远地,能看见有五头犀牛(一头公犀牛和四头母犀牛)正在河边喝水。

    看到我们过来,有两头犀牛缓缓地走入河中,竟然往河里撒了尿(David叔叔在旁边偷笑说:“这得有多傻啊,晚点自己还要喝那河里的水呢。”)

    这时,所有的犀牛都走动了起来,他们把角一致朝向外,最年长的公犀牛站在中间,像是在列阵。我轻声地问David叔叔:“你怎么知道犀牛什么时候发怒?“ David叔叔摊摊手:”当他们向你冲过来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未免太迟了吧(⊙_⊙)? 

    这时,几只犀牛跑到了越野车的正前方!其中一只公犀牛特别强壮,他缓缓的,向我们走来,脚步越来越快,眼看就要向我们冲过来了!这时候向导及时的发动了汽车引擎发出很大的轰鸣声,犀牛一惊止住脚步。向导得意地跟我说这样就可以把他们吓唬住了,犀牛拿我们没有办法,他们使出来绝招:1 - 2 - 3 一起拉粑粑。只见粑粑从他们的屁股里喷泉一样涌出来,每只犀牛的粑粑都可以装满一个大桶。然后他们就耀武扬威地跑走了,留下我们在车里大笑。我们顺着他的足迹一直开过去。空气中弥漫着新鲜犀牛屎的气味。


    我们顺着大河转进了一条小小的河道。这条河道的宽度只能驶过一辆汽车。在前面转了一个弯,我们突然发现一只大象,然后又看到了另一只。他们正在吃草。大象走到我们车的旁边不断地表演吃树叶和吃草,我们近距离的观察着他们,然后左边发现了另外的几头大象。导游说我们要赶紧开过去了,要不然更多的大象走过来,会把我们的去路堵上。我们赶紧发动汽车,缓缓地向前走去。在我们身后,有一只成年的大象看到了我们。它也正在渡过河道,还在我们车子后面跟了一段路。我惊慌地大叫”它跟过来了啊“。幸好我们车子开得快没一会儿就把它给甩掉了。

    在回营地之前,我们又来到了营地旁熟悉的河谷。在这里,我们发现了两群大象,总共有五十多头。每个象群里面都有小小的象宝宝,最小的不到一岁。他们跟在妈妈的旁边玩耍,打闹,在地上打滚,真是好不自在。

    这头小象还不到一岁:


    上午的safari真是收获满满。我们在营地饱餐一顿,下午三点半出发,继续我们的safari之旅。这也是我们的最后一次safari了,所以,一定要看到更多地动物!

    我们继续在河道两侧寻找动物的踪迹。相比起昨天的同样时间,今天由于是阴天☁️,凉快许多。但似乎克鲁格国家公园的动物都更加喜欢阴凉清爽的清晨,我们下午的收获甚少。我们最主要的收获,应该是斑马。斑马据说在野外算是一种常见的动物,但奇怪的是,我们的前两次safari都没有遇到任何斑马群。这天下午,我们终于遇见了这种我们几乎错过了的动物🦓。

    这群斑马是我们行驶在马路时在路旁边遇见的。这一群斑马大概有十几只,正在吃草。说实话,斑马真的和我在澳洲骑的那些马挺像的。不但体型类似,就连肚皮的大小和鬓毛的长度也都相差不多。我邪恶的脑海里甚至可以想象给这些斑马上鞍的样子。不过斑马和那些马最大的区别,应该就是这些斑马是自由自在的、不受约束的吧。

    在马路上掉了个头,继续开,又看到了一大群斑马。这群斑马的规模更大,应该有五十多只斑马。本来想着已经拍够了斑马的照片,想掉头回营地了,但David叔叔叫住了我们,让我们往斑马群中间看。拿起手机做放大镜,我仔细一看,竟然看到了一只母斑马正在舔一只正在尝试站立的小斑马!David叔叔说,这只小斑马应该出生不久,可能只有30分钟大,母斑马正在将小马身上的黏液和胎盘舔干净。这么罕见的、只在沈石溪小说里看过的场景,竟然被我们碰上了,真是太惊喜了!可惜的是,通过手机放大镜并拍不清这个场景,我只能透过望远镜录下一个视频。色彩变差了不少,但清晰度提高了。

    手机版(很模糊,对不对):

    望远镜版(我一手持手机一手持望远镜,有点晃,于是把视频速度放慢了一些,这应该是这篇博文里最珍贵的视频):


    天色开始变暗,我们要回营地了。这次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看到豹子和水牛,但能在最后时刻看到斑马,我已经非常满足了。希望有机会能够再参加南非的safari,再次看到这些可爱的动物们!

    由于这是我们在营地待的最后一个晚上了,David叔叔和我们一起吃了营地的告别晚宴。晚宴上的事物非常丰富,其中给我最深印象的就是不同的肉类(下图)。这里不但有普通的鸡肉和牛肉,还有捻角羚肉与水牛肉香肠。它们的味道有点像鸡肉与牛肉的混合,并不会非常不同,但只是每次我吃的时候,脑海中都会幻想出草原上这些动物的嘶吼声🙄。不过总的来说,还是非常非常美味的。

    我们边吃边与David叔叔畅谈,他讲述了一些他做这一行的一些经历。原来他在南非上大学,大学学的专业是环境保护,本科毕业论文是研究豹子,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对一直母豹子进行进行追踪观察,而硕士毕业论文则是关于如何保护南非的一种兔子🐰,也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实在是非常有趣啊,但也非常不容易啊!

    我们打算第二天早上就不去safari了(太困了),David叔叔也答应我们,如果看到了水牛或者是花豹,一定会通知我们立即赶去观察。就这样,我们的南非safari之旅也接近了尾声。

没有评论 :

发表评论